• 美丽中国:环保督察 不达目的不松手 2019-03-22
  • Lorgane législatif national adopte la loi sur la supervision 2019-03-19
  • 还有十八掌、自然想钱系列马甲…… 2019-03-02
  • 启新航 谋新篇——陕西省第十三次党大会——西部网、陕西头条客户端 2019-02-24
  • 全社一盘棋、不止一招鲜 人民日报全媒体矩阵报两会 2019-02-24
  • 机关党建工作巡礼——江西“实干兴赣当先锋、为民服务作表率”主题实践活动 2019-02-21
  • 瑞典民众庆祝世界杯胜利时发生枪击 致4人受伤 2018-11-22
  • 新一代宝马8系首发亮相 运动旗舰正式回归 2018-11-21
  • 搜狗副总裁吴滔:在人工智能战略中我们有独特优势 2018-11-21
  • 新时代加强基层党组织建设的着力点 2018-11-20
  • 西安培华学院招生与就业指导主任 鲍伟 2018-11-20
  • 华丽转身,度“蜜月”。 2018-11-19
  • 坚守传统手工包粽 探访沪上老字号粽子生产车间 2018-11-19
  • 甘肃11选5历史开奖 > 网游竞技 > 异世无冕邪皇 > 第3405章 三两英杰,足以歼敌
        混战开始,各路人马齐聚一堂,段星皇身为三军统帅,一马当先,杀气腾腾的直奔风绝羽掠去。

        啸月宗众多强者看见段星皇如狼似虎、咬牙切齿的模样,纷纷取出法器,就要把对方挡在前面。

        “都退下,他交给我?!?br />
        隐忍半月,风绝羽的耐心早就磨没了,别看他之前一直保持着泰若自然、气定神闲的状态,但那是因为对方有很多底牌,他没有摸清,没办法,他只能利用段飞虎、段飞鹤,将敌人手中的一张张底牌,全部掀开,而若要论到仇恨,风绝羽的恨意,绝对不比曾经跟段飞凰在奇洲对峙了三年的啸月元老们少,尤其是王莽的死,更加让他义愤填膺,巴不得亲手宰了段星皇和段飞凰这对父女。

        是以看见段星皇仗剑杀来,风绝羽几乎没有任何迟疑,脚尖轻点黑莲台,一人一剑,遁入高空。

        二人的身手绝对算作是两大势力当中最为出类拔萃的,段星皇自不必说,虽然数十年前此人的修为刚刚迈入乾坤前期的门坎,但在当时,段星皇也不过就是个七霞界非常平庸的乾坤前期高手罢了。

        乾坤之境,自打踏入以来,每一个阶段的提升都异常困难,有的人天赋聪颖,尚需数百年沉淀,方可在前期之境,再入龙门一步,成为中期高手,而有的人资质平庸有限,到了乾坤前期之后,可能永远止步不前,此类人,在整个九界山占绝大多数,甚至十分之零点几。

        然而段星皇,却是在上次从灵洲离开回到昆洲直接选择了闭关,并用了不足四十年的光影,硬生生的将修为拔高一个层次,从前期正式步入乾坤中期阶段,不得不说,如此飞快的进境,即便是放在整个九界山,也足以令人望尘莫及了,哪怕当年的冰海帝尊陌西城,也没有这么快过。

        当然,段星皇究竟是怎么成长起来的,风绝羽并不清楚,他只是疑惑,这几十年的时间,没有上好的法宝相衬,段星皇怎么可能提升的这么快,旁人眼里起步就是几百年的历程,居然被他活生生的缩短了十倍。

        可即是如此,风绝羽也没有把段星皇放在眼里,他之所以自信满满,敢把几乎整个啸月宗所有的人手全部带出来,就是因为他在冰原、碎乱星岛和迷雾大陆一行之后,修为比段星皇提升的还要快上几分。

        乾坤后期的实力!

        不久前的段星皇,以闭关四十年的代价练成了梵天殿不世绝学《铁罗密仙功》,从而步入乾坤中期领域,此则消息,曾经惊动世人,不少强者试图前往昆洲与段星皇坐而论道,学习经验,但苦于段星皇并未逗留,而是在出关之后,就消失在昆洲暗中进入了灵洲地界,力求将啸月宗一举歼灭。

        可如果风绝羽的修行速度拿出去讲给别人听的话,段星皇的经历,就不值得一提了。

        谁能在短短几十年内连跃几大修境,生生拔出一个乾坤后期。

        但就算是这样,风绝羽也没有丝毫放松,剑随人影,遁入云空,其体表绚烂夺目的七彩神力,不遗余力的散发出来,他的双眼布满了迷人的七彩神光,目光随便一扫,便如两条跨越天际的七色彩虹,横跨而座霸空城。

        风绝羽的气势,从离开黑莲台之后就在一路飙升着,片刻的功夫,那绚烂夺目的七彩神光,已经取代了九天之上最艳丽的骄阳,成为灵洲最耀眼的存在。

        “七德之身?这是七彩神力?老天,啸月宗的副宗主风绝羽,居然是一个全系修行者?”

        风绝羽和段星皇的一战,酝酿已久,不知道多少人曾在这四十年中的日日夜夜渴盼着,如今两大宗主同时出手,风绝羽的?;姑怀龆?,便引起了一片艳羡无比的哗然之声。

        这两大势力顶尖强者的碰面,使得内城激烈的大战已经无法满足围观修士的好奇心了,当七彩神力惊现人世的时候,众人这才震撼的发现,那位在灵洲异军突起的啸月宗副宗主,竟是一个身兼七系本源的绝世高手。

        天空之上,圣龙山一方不知道多少强者惊骇莫名,清净散人、其身后的神秘黑衣强者、来自昆洲的吴鼎、天虎道人、赤银二老,还有城外锦绣福地的玄上真人、缥缈峰主鸠奇木,以及那数不清隐藏的看客当中的各地高手,纷纷露出不可思议的眼神。

        “恩师,这是七彩神力,风绝羽修的是七系本源?”玄上的大弟子立然,一双眼珠瞪的溜圆,满眼的匪夷所思。

        “难怪他如此自负,这七德之身乃是世间最高的天赋之体,风绝羽,果然可怕?!币恢笨床簧戏缇鸬男?,发出望洋兴叹之声,其语气中,更是带着浓浓的醋味。

        “天哪,这个姓风的居然是个全系修行者,段星皇搞什么鬼,这么重要的消息,他为什么没有提前告诉我们?”身上伤势不轻的天虎道人眼晴都看直了,以往宏图大世的诸多传闻,他根本就不敢相信,可如今,他不信都不行了。

        “段星皇这个蠢货,如此重要的情报他竟然一点都不知情,这下算是踢在铁板上了?!蔽舛ζ闹甭?,毕竟七德之身只属于传说中的天赋,常人根本触不可及。

        “七德之身,乾坤修境,倘若假以时日,这姓风的称帝绝非空话,今日一战,他若不死,我等在九界山,将再无立足之地?!崩ブ蕹嘁?,纷纷惊呼出声,旋即脑子里开始盘算着如何杀掉风绝羽了。

        清净散人脸颊的肉皮抖个不停,他曾经败在风绝羽的手上,几乎没有还手之力,可那时,清净以为风绝羽已经站在了巅峰,哪曾想人家当时,根本就没出全力。

        “风绝羽,这个人是个祸害啊?!鼻迳⒁槐咴购薜乃底?,一边看向身后的神秘黑衣人。

        后者闻声,语气虽然依旧平淡,但同样没有掩饰住如同吴鼎等人的嫉妒之意:“清净,我等来此的目的你早便清楚,纵然今日圣龙山大败而归,这个风绝羽也绝不能留,听我的命令,待会风绝羽只要一出现破绽,你随本座身后这些强者,一鼓作气,让他魂飞魄散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尊上之言,正合我意?!鼻寰灰Я艘а?,下定了决心。

        短短几个呼吸的功夫,风绝羽已经成为了场上最为瞩目的焦点,远处的屠天阁见段星皇蓦然发愣,顿时大喝一声,提醒道:“星皇,此子绝不能留,你我联手,先杀了他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到这个时候,谁留手就是等死,干掉他?!倍渭依洗蠖畏闪?,双手舞着一杆红色的血枪,乘以狂风杀来,成为了第一个出手之人,其身后,就是屠天阁。

        而这个时候,实力稍微不弱的一些人只要仔细一瞧就能看出,啸月宗一方的乾坤境高手并不多。

        除了风绝羽这个异类之外,就只有这几年在灵洲地界名声渐起的聂人狂和项破天了,反观圣龙山一方,绝对称得上是高手如云。

        这也是让人无比费解,和并不看好啸月宗的原因。

        实际是眼下有很多人都在猜测,圣龙山一下子拉出十几个乾坤境强者的队伍,但啸月宗只有三两个乾坤境高手,就算风绝羽再能打,又能击败多少同境高人呢?

        同样的,这也是段飞龙、屠天阁,包括清净散人、和出云帝宫神秘黑衣人的想法。

        风绝羽升空的下一刻,段星皇、段飞龙、屠天阁,已经同时飞到了天际,并以三个方面包抄而来,除此之外,清净散人和神秘黑衣强者绰绰有余,也是往他这边飞掠而来。

        而在另一边赤银二老找上了聂人狂,吴鼎也受了伤的天虎道人十分默契的奔着项破天杀去。

        “七德之身又如何?啸月宗就这么几个还算不错的家伙,杀了他们,啸月必败?!?br />
        能在霸空城横行霸道,众人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,在他们眼中,三年来守在奇洲的无非是杀神、聂人狂、项破天、广霄、饭五斗五大高手,但那个时候,出云帝宫的人还没有动手,只有吴鼎等四人,配合段飞凰、段飞虎、段飞鹰展开连年大战。

        但眼下,圣龙一方明显想要一举歼灭啸月宗的顶尖强者,这才带来十好几个同境高手。

        大战一触即发,风绝羽站在空中临危不乱。

        他的身边除了一把灵性充沛的天坠剑之外,还有一头“秀发”的血妖树,除此之外,一条古怪黑龙怪异的盘在他的左臂之上,这黑龙就是刚刚救下古月的七夜,但由于适才变化再加上并没有幻化出真正的本体,所以并没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。

        风绝羽单手背在身后,左臂自然下垂,听着吴鼎的叫嚣,看着清净等人的围来,其双眼始终坚定如初。

        “哼,纵然我啸月只有三两高手,也足以让尔等乌合之众死无葬身之地?!?br />
        他话音刚落,段飞龙手持血枪怒刺而来,枪尖盘着一圈红晕,血气浓郁至极,段飞龙出手,枪尖所过之处,空间发生扭曲。

        风绝羽目光微凝,等到枪尖近身之时,方才嘴角往上一扬,伸出右手,并不握剑,轻轻对着那枪尖一弹。

        “当!”

        血龙枪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颤音,段飞龙整个人朝着来时的方向,倒飞而出。
  • 美丽中国:环保督察 不达目的不松手 2019-03-22
  • Lorgane législatif national adopte la loi sur la supervision 2019-03-19
  • 还有十八掌、自然想钱系列马甲…… 2019-03-02
  • 启新航 谋新篇——陕西省第十三次党大会——西部网、陕西头条客户端 2019-02-24
  • 全社一盘棋、不止一招鲜 人民日报全媒体矩阵报两会 2019-02-24
  • 机关党建工作巡礼——江西“实干兴赣当先锋、为民服务作表率”主题实践活动 2019-02-21
  • 瑞典民众庆祝世界杯胜利时发生枪击 致4人受伤 2018-11-22
  • 新一代宝马8系首发亮相 运动旗舰正式回归 2018-11-21
  • 搜狗副总裁吴滔:在人工智能战略中我们有独特优势 2018-11-21
  • 新时代加强基层党组织建设的着力点 2018-11-20
  • 西安培华学院招生与就业指导主任 鲍伟 2018-11-20
  • 华丽转身,度“蜜月”。 2018-11-19
  • 坚守传统手工包粽 探访沪上老字号粽子生产车间 2018-11-19